“ 日本八路 ”立功冀魯邊

1941年,在華日本人反戰同盟成員正在編髮反戰宣傳品

□田風

周貫五記不清是1940年的哪一天了。那天,周貫五看到小島考其馬高興地一蹦三跳,滿臉是笑。他問:“小島,有什麼喜事?”

小島考其馬拍拍凸出的衣袋,用不太熟練的中國話説:“大娘,給我吃,説我,是好人。”説着,他從衣袋裏掏出幾個雞蛋來。

看着小島快活的樣子,周貫五不由心生感慨:我黨改造俘虜的政策真偉大呀,硬是把昔日敵人教育改造成了反戰抗日的共產主義分子。

那是1940年9月12日,八路軍魯北支隊在陵縣(現陵城區)義渡口和日偽軍打了一仗,一個小隊鬼子和300多名偽軍全部被殲。八路軍打掃戰場至夕陽西下,騎兵連戰士在葦子灣旁聽到葦子刷刷作響,似有人行動。戰士們立即喊話:“裏邊有人趕快出來,不出來就開槍了!”

戰士們邊喊邊拉槍栓做出要開槍的樣子,從裏面爬出一個黑乎乎、矮墩墩、只穿了短褲頭的人,他全身顫抖,面如土色,連聲説:“我的老百姓的,我的老百姓的。”戰士們一聽樂了:是個小鬼子無疑了。

戰士們你一句我一句地向他問話,他聽不懂。一個會唱瓦解日軍歌兒的戰士説:“不要害怕,八路軍優待‘死魯’(即優待俘虜)。”衞生員看到他頭部受傷,馬上給他敷藥包紮,看他似有寒意,又把自己的新上衣脱下來給他穿上。這時,他漸漸不那麼恐懼了。

戰士們把鬼子俘虜帶到司令部,交給特務連看管,接着給他做了雞蛋麪條,但他一口不吃,只喝了一小盆開水。第二天早飯,他又沒吃飯。到了中午,衞生員給他換藥後,炊事員給他送來米飯、雞肉和一碗豆腐,他還是不吃。炊事員見此,把每樣飯菜都吃了一口,表示飯菜沒問題。隨後關上門,躲在窗外悄悄看。只見他向四周看看無人,便用手抓着飯菜吃了個精光。

過了一會兒,政治處張幹事帶着一位會説日語的後方醫院醫生來了,告訴鬼子俘虜説,首長要見他,帶他來到司令部。司令員楊忠問話,他牴觸不語。楊忠耐心地對他説:“你不要害怕,八路軍優待俘虜,我們的毛主席、朱德總司令説了,對你們給予寬大待遇,不侮辱,不責罵,不殺頭,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。”

鬼子俘虜聽後瞪大眼睛疑惑地問:“你們的,真的不殺我?”

“不但不殺你,還給飯吃,給衣穿,給治傷。”楊忠説。

鬼子俘虜低頭沉思。

楊忠接着説:“你願意回家,我們發給路費;回部隊,送你走;要和家人、朋友通信,也提供方便。”

鬼子俘虜慢慢抬起頭説:“我回國的不行,回去要坐牢的。歸隊,時間超過一星期,會被殺頭的。”

楊忠説:“如果是那樣,我們現在就可以放你走。”

鬼子俘虜有些感激地看着楊忠説:“我的上當了,長官欺騙了我們,説當了八路的俘虜就被殺掉。可是,我殺了你們的人,你們不殺我。你們吃糠菜的,給我吃米麪雞肉,這樣好地對待我,八路的,對我大大的好。”

他沉了沉又説:“我叫小島考其馬,北海道的出生,今年26歲了,家裏有母親、妻子、女兒,來中國作戰兩年了,小隊的機槍手。中學畢業本來做工的,我的,不願意來打仗的,天皇徵用不來不行。天皇説,大日本帝國是來幫助支那建立‘王道樂土’,‘大東亞共存共榮’,為你們做善事的。”

“這兩年你也經歷了,你們屠殺無辜的民眾,搶掠我們的財產,無惡不作,有這麼建立‘王道樂土’‘共存共榮’的嗎?有這樣做‘善事’的嗎?天皇騙你們來打仗,你們當兵的在給日本軍閥、財閥當炮灰。”楊忠進一步説。

小島考其馬説:“我的,不能再做傻事了。我的,不想回去了,我怕。”

“我們尊重你個人意願,如果你願意,可以留在我們的隊伍裏做事。”楊忠説。

小島考其馬揚起頭説:“我願意加入八路的隊伍,早日打倒日本軍閥,回家的團圓。”

之後,司令部安排小島考其馬到“反戰同盟”學習。小島考其馬進步很快,他明白了戰爭正義與非正義——日本侵華是非正義;自己不是什麼天皇之子——天下窮人是一家;日軍不是什麼聖戰之神——是天皇侵略的替死鬼、犧牲品。學習結束回到魯北支隊,他當了反戰同盟“冀魯邊區支部”支部長,成為共產主義者(當時外國人在中國不能叫共產黨員,只能叫共產主義者)。

1941年9月,時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教導六旅政治部主任楊忠和副旅長龍書金,奉命率部打通冀魯邊區與清河區的通道。4日中午,部隊正在惠民縣夾河村吃飯,忽然槍聲大作。楊忠、龍書金撂下飯碗,跑到村頭察看敵情。這時,2000多名日偽軍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湧來。楊忠和龍書金簡單一商量,命令一營長帶兩個連前面開路,政治部機關和騎兵排居中,一營另一個連殿後,向陳牛莊方向突圍,與曾旭清帶領的三營會合。

指戰員衝到村西北一片豆子地的時候,敵人幾挺機槍組成強大的火力網,封鎖住八路軍突圍的道路。再看,後路已被敵人切斷,遠處的日偽軍正在向八路軍後面和兩側壓過來,八路軍進退兩難,眼看陷入絕境。一營長躍身而起,大吼一聲:“不怕死的跟我上!”帶着十幾個戰士朝着敵人的機槍陣地剛衝出幾步,全部中彈犧牲。

危急關頭,身穿日軍服裝的小島考其馬忽地站起來,他用日語大聲呼喊,鬼子見是“自己人”,不覺一愣,射擊緩下來。小島考其馬端起機槍衝着敵人的機槍陣地一陣猛掃,頓時有幾挺機槍被打啞了。

楊忠高興地大喊:“小島,打得好!”

龍書金一揮手:“同志們,衝!”

戰士們從豆子地裏躍起,勇猛地撲向敵羣,殺開一條血路,突出包圍,直奔陳牛莊。不幸,楊忠在陳牛莊西南被一顆炮彈炸中,壯烈犧牲。龍書金、辛國治受重傷。

夜,漆黑。

小島考其馬等人乘夜色靠近日偽軍的據點,他用日語喊話:“日本士兵弟兄們,我叫小島考其馬,曾經跟你們一樣是士兵。被俘後,八路的很優待,大大的尊重人格。弟兄們,抵抗沒有用的,趕快放下武器吧,不要再為軍閥賣命了!”

逢到日本櫻花節、盂蘭盆節,小島考其馬和八路軍戰友潛到據點、崗樓附近,小島唱起《櫻花之歌》:“櫻花呀,櫻花呀!暮春時節天將曉,霞光照眼落英笑,萬里長空白雲起,美麗芬芳逐風飄。去看花,去看花!看花要趁早。”歌聲隨風飄進據點、崗樓,撩撥起日軍官兵的思鄉情緒。

接着又唱思鄉歌曲:“夜半人靜月更明,寒光斜射照進窗。期待在渺茫異國的丈夫啊!妻子和孩子非常寂寞和悲哀……”“明月偏西掛樹梢,寒風悽悽樹葉兒響。年老父母種稻又插秧,依然忍饑受餓度時光……”

歌聲淒涼憂傷,日軍官兵陷入思念親人的酸楚之中,有的傷感嘆息,有的潸然淚下,有的失聲痛哭,有的高喊:“別唱了,我們的很難受,你的趕快離開這裏。”

小島考其馬瞭解日本士兵的心思,他親手製作慰問袋,裏面裝上煙、酒、毛巾等日用品,裝上慰問信、傳單等反戰宣傳品,夜裏送到據點、崗樓下面。早晨,日本兵們出來撿拾,把慰問信、傳單揣進口袋裏,躲到一邊偷偷看。

時在平禹縣敵工部做領導工作的高風林清楚記得,1945年初,小島考其馬帶着兩名翻譯和渤海軍區敵工部的兩名工作人員,前來和高風林一起做瓦解日軍工作。他們每天下午做娛樂活動,小島考其馬唱日本民歌,他們有的唱京劇,有的唱河北梆子,有的唱革命歌曲和民歌,相處非常愉快。當時,供給反戰同盟的“日本八路”白麪、大米,時常有雞魚肉蛋、水果、白糖,優先按需發給衣、被、鞋、襪等,他們的津貼費也高。但是,小島考其馬不要照顧。有時給他做麪條、炒雞蛋,他不吃,認真地説:“大家都吃,我的才吃。”每到一地,區政府和村民送東西慰問他,他説:“這東西我不能要。”高風林對他説:“這點東西你一定留下,這是中國民眾對你的一片心意,也是對日本民眾的友好表示。”小島考其馬聽了收下東西后,便向民眾講一次話,或者唱一首歌,表示謝意。民眾覺得小島挺可愛,説:“未繳槍前是殺人兇手,繳槍後成了親密的朋友。”

日本投降後,渤海支部長松木來信通知小島考其馬準備回國,他非常高興,又捨不得離開。首長把他叫去,請他吃飯,對他説:“應該服從命令,回國後為日本共產主義事業奮鬥到底。”小島考其馬説:“首長,我的回國,繼續做好勞苦大眾的解放事業。我的,會給你們來信的。”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