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銜餘暑去 秋向此時分

□朱殿封

自2018年,秋分節氣被確立為中國農民豐收節,農民在這一天舉行各種活動,慶祝五穀豐登,國泰民安。秋分有三候:“一候雷始收聲;二候蟄蟲坯户;三候水始涸。”

“雲散飄颻影,雷收震怒聲。乾坤能靜肅,寒暑喜均平。忽見新來雁,人心敢不驚?”典雅悠揚的樂曲《漁舟唱晚》,其音樂情境,恰是雲銷雨霽的秋分時節。

今年的秋分節氣是農曆八月初六日(陽曆9月22日),“鬥指已為秋分,南北兩半球晝夜均分,又適當秋之半,故名也。”董仲舒在《春秋繁露》中説:“秋分者,陰陽相半也,故晝夜均而寒暑平。”我國古代以立春、立夏、立秋、立冬劃分四季,秋分居於秋季90天正中,平分了秋季。它如春分一樣,這一天晝夜時間各為12小時,長短再次相等,陽光幾乎直射赤道,之後陽光直射位置南移,北半球進入晝短夜長。

古代人很看重秋分節氣,早在周朝就有春分祭日、夏至祭地、秋分祭月、冬至祭天的習俗,祭祀場所稱為日壇、地壇、月壇、天壇,分設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。現在各地遺存的拜月壇、拜月亭、望月樓等古蹟,便是官方或民間祭祀活動的場所。古人崇拜“月神”,祭祀祈求月神降福人間。《明史·禮志三》載:“蓋天地至尊,故用其始而祭以二至(夏至冬至)。日月次天地,春分陽氣方永,秋分陰氣向長,故祭以二分(春分秋分),為得陰陽之義。”意為春分、秋分最適合祭日和祭月。《禮記》上説:“天子春朝日,秋夕月。朝日之朝,夕月之夕。”祭日時辰在早上太陽將升之際,祭月則在晚上,故稱“朝日夕月”。

秦漢時,設壇祭祀日月已成制度。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一度廢除春秋祭祀日月之禮,世宗朱厚熜説“日月照臨,其功甚大”,又於嘉靖九年恢復祭祀,且規格升級。清朝繼承了明朝的祭祀制度,規定祭月為“秋分日酉刻”,酉時相當於下午5點至6點,正是黃昏走向黑夜時分。清代潘榮陛《帝京歲時紀勝》“中和節”條稱:“春分祭日,秋分祭月,乃國之大典,士民不得擅祀。”明清兩朝祭祀日月的“日壇”和“月壇”,如今都還屹立在北京城中。由於秋分日常處在農曆八月下旬,不一定都有圓月,有可能煞風景,後來人們為了避免祭月而無月,把“祭月”由秋分調到八月十五日。《北京歲華記》説:“中秋夜,人家各置月宮符象,符上兔如人立;陳瓜果於庭;餅面繪月宮蟾兔;男女肅拜燒香,旦而焚之。”月宮中的嫦娥是位女子,因而在北方許多地區祭月時男子不叩拜,即民諺所説“男不拜月”。

當今,農耕社會延續下來的祭月習俗雖然淡化,但是,農民對農業豐收的嚮往、追求和喜悦有增無減。農業豐而天下穩。自2018年,秋分節氣被確立為中國農民豐收節,農民在這一天舉行各種活動,慶祝五穀豐登,國泰民安。此時秋高氣爽,風和日麗,丹桂飄香,蟹肥菊黃,千里沃野,遍地生金。看吧,田野裏的大豆、玉米、花生、黃煙……相繼成熟;樹上的鴨梨、蘋果、紅棗、核桃……黃的黃了,紅的紅了,堅實的堅實了;欄圈裏的牛馬豬羊,窩棚裏的雞鴨鵝兔……一頭頭(匹匹)、一隻只,養得油光錚亮,豐乳肥臀;水裏魚肥蝦壯,蟹腴螺圓。

秋分有三候:“一候雷始收聲;二候蟄蟲坯户;三候水始涸。”是説驚蟄始雷因陽氣盛而發聲,秋分後陰氣旺盛,陽光衰微,下雨就不再打雷了。“忽忽遠枝空,寒蟲欲坯户”,“坯”在此是“培”的意思,冬眠的蟲子受到寒氣驅逐,告別晚秋,進地藏入洞穴,並用細土將洞口封起來防備寒氣侵入。秋分後磅礴的雨季離去,雨量減少,天氣乾燥,河流與湖泊中的水量降低,沼澤與水窪漸漸乾涸。

秋分後,“燕銜餘暑去,蟲喚嫩寒來。”不是候鳥的燕子要同大雁、黃鸝、杜鵑等候鳥一樣南遷,燕子吃飛蟲,秋去冬來它們面臨食物匱乏,只得向温暖的南方遷徙。燕子搬家從來不白天走,也不吵嚷,而是選在明月當空、風輕氣爽、夜深人靜之時,它們一家家、一羣羣相約,悄無聲息地飛走了。燕子是不忍心驚擾了“房東”,還是擔心發生“十八里相送”的依依不捨?不過,“房東”不必傷感,一隻燕子平均壽命11年,它記憶力超常,無論遷飛多遠,隔着千山萬水,也能夠在第二年春分時節返回故園。

古人的浪漫情懷常常出乎今人的想象,他們對秋天的景物別有鍾情,管農曆八月的雲叫“巧雲”,“秋天來得早,雲彩質量好;趕快摘幾朵,回家做棉襖。”管八月的風叫“裂葉風”,“撓萬物者,莫疾乎風”,秋風吹到樹上,傷裂葉片,落木蕭蕭,提示人們“秋分送霜,催衣添裝”。管八月的雨叫“豆花雨”,“裏俗以八月雨為豆花雨”,南北朝的《荊楚歲時記》裏説:“八月雨,謂之豆花雨。”元代曲作家白樸的雜劇《梧桐雨》中有“荷花雨翠蓋翩翻,豆花雨綠葉蕭條”唱詞。“豆花初秀雨,散暑空、洗出秋涼”,秋涼花事稀落,而豆花獨開,這裏的“豆花”,指的是扁豆花,此時只有扁豆一邊開花,一邊結莢。秋分時節雨水調勻,豆花開得正密,只看豆棚花盛就是豐熟之年,“豆花雨”也是年歲的一道景物哦!

秋分,就像人到中年,走過活潑的少年、青澀的青年,褪去了童稚、焦慮和浮躁,沉澱下來的是成熟與優雅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